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杭州夜生活 首页 杭州聚焦 查看内容

连续坚守15年的城站“老水兵” 春节要回老家了

2018-2-13 09:33| 发布者: yewankb| 查看: 5| 评论: 0

摘要: 在城站,你时常可以看到一群穿着黄色工作服的火车上水工,每天忙碌在列车与铁轨之间。车上的旅客几乎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,但旅客一路上的生活用水全靠他们。王玉申师傅年逾五旬,是上水三班年龄最大、干上水时间最长 ...

在城站,你时常可以看到一群穿着黄色工作服的火车上水工,每天忙碌在列车与铁轨之间。车上的旅客几乎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,但旅客一路上的生活用水全靠他们。王玉申师傅年逾五旬,是上水三班年龄最大、干上水时间最长的“老水兵”。

前天下午2点,王师傅站在轨道中间接车,到达的是一辆从杭州始发去往南宁的列车。这列车共有19节车厢,每节车厢一边一个加水孔,从车头到车尾加完水来回得跑2公里。每年春运,火车上旅客特别多,用水量大,必须争分夺秒加水才行。王师傅负责插水管,另一位师傅负责拔水管,两人打配合,20分钟左右完成了这辆车的上水工作。

在等下一列车进站的空隙,王师傅随身掏出一张上水表仔细看起来。他说,春运期间加班车多,为了不漏掉任何一辆车,上水表得熟记于心。

这一天王师傅做白班,他加的第一辆车是8点02分进站的K8371次列车,一上午他共给19趟车加满了水,中午1点才吃上午饭。休息半小时后又开工了,下午共有23趟列车的工作量。昨天晚上,轮到王师傅夜班,下午5点半他就要接班了,上半夜得忙到晚上9点半,下半夜凌晨1点半起床,要一直忙活到清晨5点半。他说:“晚上的车更多,得有50多趟。”

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王师傅从2002年成为一名上水工开始,已经整整15年没回过家了。他说,今年得回去,家里的父母年纪大了,看一眼少一眼。

说到这些年最辛苦的事,王师傅说还是春运期间的夜里。深夜最冷的时候,好几趟列车集中到达补水,他尽管手戴着橡胶手套,还是被冻得生疼,想动作快点,可是常常力不从心。王师傅说,支撑着他工作的是心中只有一件事,就是把水上得满满的,不要让车上的旅客用不上水。

21个小时的回家路

给女儿补上迟到的生日

这两天,城站火车站的各个候车室里,虽然都坐满了人,却没有喧哗吵闹声,人们打发等待时间的法宝就是手机。张建慧在第四候车室的手机充电柜前,她手机支付了3.99元,可以充半小时。她老家在山西,要坐21个小时的火车,发车时间是当天晚上7点。她说,在火车上一大部分时间都在上网,所以电一定要充足,虽然随身带了充电宝,可还是怕电不够用。

张建慧跟老公来杭打工有七八个年头了,两人都在一家沙发厂上班,休息天很少,老家有个10岁的儿子和6岁的女儿。“一年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只回去一趟,最想的还是两个孩子。我们晚上下班都9点多了,很难凑到时间跟孩子们视频,他们有时候就故意晚睡,10点钟打电话或开视频过来找我。”张建慧一说到自己的一双儿女,满是愧疚。

不过令她欣慰的是,在杭州能赚到钱,她跟老公加起来月收入有一万多元,每月都能寄一笔钱回家。昨天是她女儿的生日,女儿一早就打电话问张建慧什么时候回家。她说,女儿很懂事,说只要一个蛋糕和随便什么礼物就行了。张建慧算了算时间,今天下午4点半到山西太原,再换火车坐4个钟头才能到他们的县城,这样的话,后天一早去买蛋糕和生日礼物,第一时间给女儿补过生日。

31岁的王东林也在充电柜前充电。他老家在兰州,车程二十四五个小时,充电宝不够用的,看到这里有充电柜赶紧再来充点电。他说,一个人的旅途很无聊,手机里已经缓存了十几集电视剧,用来打发时间。

王东林是杭州一家电子厂的工人,平时很少有假期,一年也只回一趟家。家里最大的孩子7岁了,最小的只有几个月,老婆在家负责带娃,他负责打工养家。他说,几乎每天跟家人视频,孩子们的笑脸是他最大的动力。过年回家带了什么年货?王东林指指他的大行李箱说,都在这里面,都是小孩的新衣服和玩具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返回顶部